沈南鹏 :一个平衡高手的自我进化-之家 - 必赢国际注册

沈南鹏 :一个平衡高手的自我进化

2019-03-08 14:48 稿源:猎云网公众号  0条评论

创业,互联网

图片来源图虫:已授之家使用

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猎云网(ID:ilieyun),作者:王晓坤,之家经授权转载。

如今的沈南鹏,早已摆脱不必要的干扰,成为一棵拔高的参天大树。

在影像里,还留有他早期时的模样。那时候的沈南鹏,梳着周润发式的大背头,举手投足一派“老克腊”式的儒雅,作风却十分硬朗。为了赢,他穷尽可能,七天去八个国家,只睡三四个小时,被周鸿祎称做一条迅猛的“鲨鱼”。

而被争议最多的那些事,则大多和其对收益的绝对追求有关。但人们也未见他激动冒火的样子,至多在微博里留言,“工作已经很忙, 我懒得理会,”一丝多余的情绪都不会被捕捉到。

再后来,人们看到他一点一点剪掉那些旁逸斜出的枝桠。“这几年,沈南鹏现在是相当的平和。”张颖这样描述沈南鹏这几年的改变。在他看来,一开始,是数家同行在一起,进行厮杀,很激烈。但后来,“我越来越焦虑......他却越来越稳健.....”

也正是在这样一个过程中,沈南鹏对投资决策的分寸拿捏,也变得愈发熟练起来。以他现在的觉悟,在回顾当初的投资节奏,“我其实是可以再慢点。”

在他看来,投资背后,是人性两面的微妙平衡。比如,“敏锐可能会让人的动作变快,但洞见可能会同时下滑。”

那谨慎呢?

谨慎的过度就是犹豫不绝,“但犹豫不决,是我对自己身上最不满的一点。”这位顶级VC脱口而出。

被争议的成功者

在这个人人都想成为赢者的行业里,为什么沈南鹏成功了?

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不妨先回到六年前的一档财经节目。在《光阴的故事》的歌声里,“携程四君子”的大合影,被摆放在舞台上方。照片里的季琦与沈南鹏,并肩而站。但这样的亲密,已经成为历史。

关于这段根源,一位职场新人绕着弯的问季琦,“创业过程中,您摔过的最大的跤是什么?”

季琦的回答不算出人意表,非典期间,在如家扩张期的战略上,他与董事会产生了分歧。在一次争吵后,某个夜晚,他一个人爬过墙头,跳进一座光秃秃的毛坯房里。“这段经历,我跟谁都没有说......推开窗,我的腿就悬在窗外”。

真正让季琦痛苦的,是商业以外的撕扯。他说,自己特别看重别人的信任和理解。但当它们一点点失去的时候,“人就像飘在宇宙里,特别无助、孤单。”

在这起事件中,沈南鹏身处于那种“将创始人亲手赶出去”的角色。用旁观者的眼光看,这样的做法,并不厚道。但沈南鹏告诉人们,从提议到执行,都是整个董事会商议的结果,他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。“把合适的人才放在合适的位子上。”

困难主要在于寻找继续者,这个人选,不仅要有商战经验,而且还应该最擅长连锁经营。找了很久,他最后确定了孙坚。至于后续,他该怎么面对季琦,面对舆论,以及两个人的交情,是继续,还是就此江湖别过?他并不知道,也不关注。他只是带着理性的分身,在必要时,接过任务。

就像处理“季琦事件”表现的那样,很多时刻,在制定新的伙伴关系、利益分配、企业规则上,沈南鹏是可以把自己主观的很多欲、爱、恨、名、利偏见都剔除掉的人。而这种高度理性的性格,也使得如家这家公司,即便是经历过重大人事变更,也从来没有发生过震荡。

但这样的做事风格,也让他吃过苦头。

沈南鹏是早年不缺黑历史的人。在几次股票的抛售操作中,他被媒体描述为,一个精明的“机会主义者”。

一位知乎网友这样写道。“我对沈南鹏的认可,缘于我首先认为他是一个标准的成功商人,尽管成功商人的标准,有时候和所谓道德标准并不完全一致。”

在收益率上,尽管沈南鹏排到了前面,但他并没有获得完美的名声。他成功地让人认为,他是那种对于他要做的事情,要获得的效果,要面对的问题,要回答的话,都处理得非常熟练的人。

但这也成功地让人忽略,他对自己的反思,对自我要求的升级、其实一天也没有停止过。

沈南鹏早年投资过的一家公司的创始人、航班管家CEO王江,曾如此总结沈南鹏的优点:“他是一个不断努力学习自我完善的人,有次大家在一起开玩笑讲,他近两年来发型的变化也标示着他的进步。”

对于目标, 2018 年,他描述,“很多人都忘记了做投资真正要最后的成绩是靠什么?它是靠每一个基金有多少钱回给LP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----这个看法和 13 年前相同。

在目标一致,操作技巧相差不大的前提下,人和人的差距,或许就在于,个人预设的干扰。而沈南鹏的选择是,绝不偏执,在吸取信息时能尽可能地摒弃先入之见。

例如,对一个项目的好坏,当他听到另一种判断,无论与他自己的见解有多大偏差,他也很少急于说服对方,而是像在自己的信息库中打下一个记号般地说:“OK,你是这么想的。”

正是以这样的自我管理程度,做到了“戒掉我执”,然后他才可以不被固化,不断升级做为投资人的理念,带给LP更多的回报。

7年前,沈南鹏在微博上,与网友有过一次交流。当时,他谈论了该如何看待,一些基金公司会专注于投资于pre-IPo阶段的问题。网友的观点非常鲜明:这是一种取巧的赚钱方式。但当你处于生存位置的时候,你无法回避。“一家小公司,也许就指着这1、 2 个项目IPO运营下去。”

显然,这不是沈南鹏希望得到的回答,但他的考虑,依旧体现出了一种实用主义的取向,既然胜率是所有人的最终目标,那么,人们最应该考虑的问题应该是,到底采用哪种方式,才能最终抵达它?

短期炒作并不会真正带来高额回报,除非你能一直非常“幸运”。

他再一次理性地,在某种取舍里,重新摆正了自己的位置,“机会主义,我理解的意思是每一个机会来的时候我都会抓住他,具备一个开放心态。”他当时总结,“我是个机会主义者,但我不是投机意义上的机会主义者。”

出于内心骄傲的一次转型

我们能理解,风投越来越需要明星创业者的加持,才能更有机会地从LP那里得到募资,但难以判断的是,对风投行业来说,创业者的身份意味着什么?是他们真心向往的桂冠明珠,还是只是用于行走江湖,完成盈利的工具?

“在红杉的价值观里,最可贵的是雪中送炭。”沈南鹏常常重复这样一句话。有人看到之后评论,如果这句话是某一些VC喊出来的,你会总有种看不清虚实的感觉,因为你都不知道,他在喊,要为创业者服务的时候,内心都在想着什么。

但沈南鹏不是。“如果他说仰望星空,拿他是会真的脚踏实地。”

沈南鹏是天生务实的性格,就连做金融最初,也只是他的一个基于实用的选择。“说起来有点残酷,我做它一开始就是为了生存。”

沈南鹏真正基于兴趣的理想,是做数学家。他曾是第一届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竞赛的冠军,但在来到美国之后,他却面临着自己不是数学天才的沮丧。

沈南鹏的学校是哥伦比亚大学,这里汇集了全球顶级的数学天才。在这里,他第一次意识到,数学是一门需要同时具备直觉、天赋和运气的学科。

“我以为逻辑思维能力强,就能够成为天才,但这两者不能划等号。”

他的选择是,从数学转到商科。他并不是没有退路,他已经修下了不少学分。只要他愿意,他随时可以回国在某个大学教数学,做个教授当当,但还是决定放弃。

很多人都对耶鲁时期的他,印象深刻。他的一位老师说,沈南鹏的最大优点是认真。为了一个课堂讨论,沈南鹏可以足足花一个星期去准备。

更难得是,他还不是那种一心求学习的书呆子,他的小学老师评价他,“情商高。”----小学三年级,班级上转来一个北方孩子,被排斥,和别人起了冲突,厮打起来。当时,沈南鹏把两个孩子拉开,只和他们各自说了几句话,他们的矛盾就化解开了。“这可真不简单。”。到了国外,有一个来自纽约乡下的同学,常常因为某些问题,跟同学争执起来,只有沈南鹏觉得他是一个可以结交的朋友。“你们没有看到他有多认真。”后来,只有沈南鹏和他熟悉起来。

耶鲁有个传统,那里的商学院一直都很欣赏,那些有多元背景的申请人。一位当地学生说,“这种在不一样的环境中,依然可以survive的适应能力,就是一个人的闪光点。”

但即便如此,在初涉社会时,本土人士被录用的机率,依然远远大于半途转行的华裔。沈南鹏曾经说过自己找第一份工作时的艰辛。虽然细节不详,但碎片拼凑起来,大致可以还原:他碰到过十几次的拒绝,然后他做了一个决定,放弃需要大量实战经验的咨询,转而去投对数据处理,更看重的投资银行。接下来就是花旗银行的面试,一共有五六轮。然后就是考试通过,他被录取了。

在他的描述里,他没有沮丧,没有不适,相反,在很长时间内,这种压力反而让他感到了刺激和兴奋,让他他成为了很早就认清现实的人,“在美国,你得面对现实”“一个人在哪里,什么生存之道最好,可能就变成了我的生存之道。”

同样也是刚入行时,他也经历过,不被重视的时候,但在中国互联网崛起,跨国银行开始与中国业务往来的时候,他一举抓住时机。

当时,他的大部分同事,只想抓住财政部、中国银行、建设银行这些国有机构的业务。沈南鹏调查过,这些业务的利润并不好。人们之所以看重,面子占了很大因素。但沈南鹏知道自己需要的是利润,于是,他转而将精力转向企业发行所谓的“垃圾债。”后来,这种摩根斯坦利、美林根本不屑一顾的项目,给他带来了切实的收益。

一方面,他本身是个内心骄傲,有梦想的人;另一方面,他却每天都在担心失去,从一开始,在美国,高度竞争这回事,确实不给他提供诸如“从容磨练”的想象空间,对他展露的就是冰冷的现实面。

也可以由此理解,沈南鹏那些凶猛拼抢的选择。在初始积累阶段,他在积累经验,所有他不理解,不懂的领域,他要尽量尝试,同时,他也必须要加速,----早期的冲刺速度,对之后的主动掌控节奏,乃至最终的结果,有重要的影响。

有旁观者描述过,他那个时期的状态:他全年无休,甚至在春节,都在邀请创业者们,到自己的别墅度假。倪正东说, 2016 年之前,在晚上 12 点钟、深更半夜打电话给他的人中,“老沈是最多的”

在那个阶段,他很清楚,自己的唯一目标就是速度,但即使那时,他已经成为了一名“成功者”,他也让对自己的真实状态,始终保持清醒。“做投资,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幸运。我需要修炼的地方太多了。”

他后来总结,”我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。黄金 10 年,大家发展都比较快。但快也会带来代价,会丢失很多东西。我有时倒过来想,当年,我能不能走得再慢一点。或者能不能补上一些,之前的缺失。”

声明: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,如需转载,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。协助申请

相关文章

相关热点

查看更多


必赢国际注册